割麦子的一场大战   都市激情 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割麦子的一场大战
我睡了一下午,醒来时已是吃晚饭的时间了,我心里有点忐忑,怕出点什么事。还好,一切如常,晚饭还是妈做的,她表情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,就是避免和我眼光有什么接触,话也不和我说了,平时妈是喜欢和我说话的。爸是一贯的马大哈,不说妈外表没露出什么,就是妈再不正常一点他也感觉不出来。姐呢,她笑我书没读多少,人倒越来越懒了,到吃饭时才起,她也根本没发现什么。我放下心来,知道中午的事就算过去了。心里又开始暗暗盘算,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再会会妈妈,她的屄我还没操够呢。自从那次操了妈之后,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待她,没事就喜欢粘在她身边,显得亲近又依恋。刚开始几天,妈不太搭理我,但我毫不灰心,一如既往地表现得象她的好孩子。渐渐地,妈妈和我的关系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接受这个事实,就是到后来,我也没问过她。毕竟妈也有她的尊严,有些事是不能问的。真实的原因,我猜想,可能和妈从小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有关。妈从小就在一个落后的山村长大,又没读过什么书,对社会的规范没什么太多的概念。母子乱伦,在大多数头脑中人可能是滔天大罪,是宁死也不能接受的,而在她,只是认为这是一件不能让人知道的秘事罢了,仅此而已。她确实又很溺爱我,我就是犯了再大的错都能原谅我,所以她很快就想通了。爸虽然对她不坏,但他们间绝谈不上爱情,在妈的潜意识中,也许把我当成了某种感情的替代品吧。妈原谅了我之后,我一直在找机会和她再来一次,但一直没找到适当的机会,搞得我越来越欲火焚身。

  机会终于来了。一天,爸分派我和妈到一块地里去割麦子,他和姐去另一块地割,都带饭,中午就不回了,就地休息。爸对他的安排很得意,说两边齐头并进可以加快进度,男的有力气,所以一边安排一个,爸妈有经验,也一边安排一个,这样安排最是合理。我连忙随声附和,说老爸没读过书却知道统筹,太聪明了,老爸很高兴,我也很高兴。我知道爸为什么高兴,他却一点不知道我为什么高兴。我和妈负责的那块地我知道的,离家很远,在一座山后面,旁边就是湖,而且孤零零的就我们家一块地在哪,旁边也没别人什么地,平时基本没人去,是一个僻静的好地方。在那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没别人的,更妙的是,就我和妈两个人去,我当然要大赞爸爸英明了。一路上我特别高兴,和妈有说有笑,她任我说个不了,自己一声不吭,只是带着深明底里的神气嗔了我几眼。一到地头,我看看周围没人,就一把抱住了妈。妈也不再退缩,只是示意我们到麦地的中央去。我小心地在地的中央压平了一块地方,铺上了我的衣服,妈也脱下她的外套铺了上去。麦子很高,我们就是猫着腰外边的人都看不见,一坐下来更是没人看得到了,我和妈都心情大定。我把妈抱住,舌头探入她的口内,妈也配合着和我吻了起来。我手到她背后解开了她的奶罩,手忽托忽罩、忽捏忽夹、忽揉忽握,配合着接舌吻,把玩起我小时候就把玩过的奶子来。这次情况和上次已大大不同,我要好好享受妈妈的肉体,要把妈妈的淫欲全调动起来,这样以后再操她就容易了。经过我这一吻和玩奶,妈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,一朵红晕飞到了她的脸上。她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摸索起来,我把她的手引到我的裤裆,我也摸进了她的裤裆。不象小时候,这次她不再把我的手拿出来了,她把阴部往前靠了靠,方便我的抚弄。妈的阴部已经是一片滑腻了,我拨弄拨弄她的阴唇,抚弄抚弄她的阴蒂,手在她屄上好不忙碌。妈在我耳边轻轻地呻吟起来,她抓住我勃起的阴茎,身子往地上慢慢倒去,她这是暗示我可以开始操她了。我把她放倒在麦秆和衣服铺好的“床上”,接着把她的长裤和内裤也脱了下来。妈虽然算不上美女,但身材一流,滚圆的奶子,细细的腰身,丰满的大屁股,肉感紧并的大白腿,配上阴阜的一丛黑毛,成熟极了,诱人极了,我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。妈白花花的身体此时乖乖地躺在我脚下,她要随便我玩弄了,我当然不会客气,我发誓,这次要把她操得死去活来。把妈脱成大白羊后,我自己也脱得精光。妈此时微闭着眼睛,她正等着我把鸡巴插入她的屄内。我却不想这么早就进入主题,反正今天有的是时间,我要慢慢搞她。我分开妈妈的双腿,把脸凑近她的阴部,开始细细地观赏她的屄。妈妈的屄好美啊。黑黑的阴毛,除了阴阜上细密的一蓬外,大阴唇上间或也有几根,比那种光溜溜的白虎更让人有干的冲动。毕竟已经被爸干过那么多次了,她屄的颜色已不是少女的那种红了,而是红里透黑,黑中带红,这种成熟的颜色却让我更为冲动。妈妈的阴唇很肥厚,肉肉的现在已挂有几滴淫水的露珠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把妈妈的肥臀又垫高了点,再把她的腿曲起来,把头埋入她的胯间,伸出舌头,从妈妈的阴道口沿着她的阴沟直舔到她的阴蒂,一下一下,我象发情的淫兽,疯狂舔着妈妈的屄。爸可能从来没这样舔过她,加上现在是她的亲儿子在用舌头孝顺她的屄,在这种淫糜的刺激下,妈嘴里发出了哦哦的呻吟,下面的淫水也越流越多。淫水越多,妈阴部腥臊的味道也越浓,但这非但没让我恶心,反让我越来越兴奋,我越舔越勇,时不时把舌头卷在一起,浅浅地插入妈妈的阴道。妈妈的喔喔声越来越大,我的鸡巴也越来越硬。妈这时可能忍受不了阴道的空虚,抱着我的头往上拉,她要我用阴茎插入她多水的淫屄。我却还不肯罢休。我爬了起来,把妈再一次放平,这次稍稍垫高了她的头。我虚坐在妈高耸的奶子上,双手搬住她的头,狰狞的龟头触向她的嘴唇。妈这时臊得不敢睁眼,估计以前她没玩过这种姿势,所以她不知道此时应该张开嘴配合我。我轻轻一用力,龟头顶开妈妈紧闭的嘴,插入她的口腔,她的腮帮子一下就鼓了起来。我定了定神,缓缓地抽插起妈妈上面这张淫嘴来。太阳这时已悄悄探出了头,和熙的阳光洒在妈妈散在雪白膀子的黑发上,幻出星星点点五彩的光芒。一阵微风吹过,金黄的麦浪在我头顶缓缓起伏。我骑跨在妈妈身上,往前探,龟头直到妈妈的喉头,往后抽,屁股和妈妈的大奶子来回碰擦。妈妈在我的进攻下唔唔连声,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。身旁的如诗如画、身下的婉转娇啼,我到这时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欲仙欲死。抽插了百八十下后,我感觉龟头越来越热,再干下去就可能要射了,妈的下巴可能也有点酸了,不如让她休息一下。我从妈妈嘴里抽出了阴茎,示意她在我们的“地床”上跪爬着,把屁股撅起来,我要从后面干她。妈妈这时也是淫兴大发,我说什么她听什么,她乖乖地把肥白的屁股翘起来,等着我用公狗干母狗的方式奸淫她。肉感的大白屁股,褐色带几根肛毛的菊花蕾,饱满象河蚌的阴户,垂挂的双奶,这一切的一切,让我再也忍不住了。我扶住妈妈的细腰,灼热坚硬的阴茎从后面缓缓推进了她的阴道。妈妈阴道内的淫水早已是泛滥成灾,我的龟头轻而易举就没入了妈妈阴道的最深处。我的鸡巴还算粗大,妈妈的淫屄也算紧,所以插起来是次次着肉、唧唧有声。我阴茎往外拔时,带动妈妈阴道内壁的嫩肉也往翻。我阴茎往前推时,妈妈的大屁股就往后凑,好让我插得更深。阴茎在妈妈阴道里一个来回,我小腹也就和她肥大的屁股拍击一次,啪啪的声响很大,幸好周围没人会听见。我们越干越欢,细小的泡沫在阴茎和阴道的交接处也越聚越多,妈妈喔喔的呻吟也越来越响。摩擦着妈妈的阴道内壁,最深处又直碰到妈妈的子宫颈,龟头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我不禁断断续续低低地叫道:“妈………丽凤,………你的屄好紧”,妈的名字叫张丽凤。听到我大胆的淫话,她更加兴奋了,嘴里发出类似哭泣的嗯嗯声。她还是有点羞涩,不敢也叫着我的名字说淫话。边叫着妈妈的名字,边操着妈妈的淫屄,我原来的想象都成了现实,太爽了。世上还有比操自己亲生妈妈屄更爽的事吗?我看是没有了!扶住妈妈的腰尽情快速插了她两百来下后,我手换了个地方,改握住她垂下的奶子,放慢节奏一下一下捅她的肥屄。抽的时候只留半个龟头在妈妈的阴道里,插的时候连根塞进,恨不得阴囊都挤进她的淫屄。我火力很猛,妈妈逐渐败下阵来了,她屄里渗出的淫水把我们垫在麦秆上的衣服都滴湿了,她快高潮了。她含混地吩咐我加快速度,和她一起射。我不敢违抗母命,手收回来固定好她的腰,嘴里叫做妈妈的名字,阴茎发了疯般在妈妈淫屄里进出,妈妈的屁股上的肉还没来得及弹回就又被我的小腹拍扁,妈象垂死的人啊啊地大声叫了起来。她浑身都软了下来,没有我的强力固定,她就要被干趴下了。妈妈的阴道开始频繁地放松夹紧,放松夹紧,她马上要高潮了,我的阴茎在妈妈泥泞的阴道里也越来越硬,越来越酸,终于插了五十多下后,我低吼一声,精液全部打在妈妈阴道内壁上,妈也噢的一声扑倒了,我和妈都狂潮了。经过这样的激战,我和妈都很累,休息了很久才开始割麦子。工作的时候,我们表现又象正常的母子了。刚才的事,好象根本没发生过。

【完】